哔众取宠
画同人总喜欢弄丢小零件

《莎乐美,蝉。》(贰)

百里骨科
接着之前的

     (或许上天赐给我的就是你,所以我只拥有了你。)    

        守约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坐在教堂的长椅上,和小小的弟弟目送母亲离开人世,当棺椁合上的那一刻,他就明白母亲再也不会回来了。那天,恐惧在雨中追逐着他,他打翻了手中的黑伞。

       在同样一个雨天,雷声把弟弟遗失在了黑暗里,留在了记忆中。

        玄策能够安然的长大,对他来说就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他不知有多少次在心里默念佛经,赞颂耶和华,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够健健康康。

        他曾多次梦见玄策,也曾多次在混沌中看着玄策哭喊着远去,却也只能看着,什么也做不了。那时心脏如蚁虫噬咬,疼得很。

        好在,他的玄策还在,正蜷缩着躺在他的左侧。安安静静的,像只乖巧的羔羊。

         玄策已经回来一个月了。

         "哥,叔叔婶婶对你好吗?"

         少年的性子变得很古怪,不再像以前那样软糯,却依旧很粘人。

         "很好,像真的家人一样。"

          玄策张了张嘴,然而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们的长辈已经去世了,这是玄策跟哥哥回家时看到的遗照告诉他的。他们死于车祸,很可惜,都是很善良的人。

          一切就似乎回到了原点。

          比如日出日落,冬去春来。

          不过,总归是变了的,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就像夏蝉入秋,剥壳入土,被风带走了痕迹。

          而玄策也逐渐发觉了自己的不对劲,他常常盯着兄长的照片发呆。并痴迷于此。他觉得自己疯了,因为这念头就同一个月前与哥哥重逢时一般强烈,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悄然破土。

         他喜欢他哥哥。

         就如莎乐美对约翰的一见钟情一样。 笼统的说,即便这不算第一次见面。

      “可怕的惊鸿一瞥。”

         "玄策,睡觉。天快亮了。"

         守约拍了拍玄策的脑袋,少年狡黠一笑把身体往兄长怀里带了带,轻声说道:

         "哥,如果太过狂热的倾慕施注在你身上,你会怎样?"

         "啊…也许会感到乏累吧。怎么?"

       “……没事。”

          守约没注意到玄策语气中的失望,终是抵不过困意搅和,缓缓合上眼皮,任呼吸浅浅的散开。玄策眼神满是复杂的看着自家哥哥,没得到想要的回答显得闷闷不乐,转了个身睡去了。

          "晚安,哥哥。”

           可怜的单恋者彻夜未眠。

           墨黑的海水中透着湛蓝,一层一层的被淡色掀开,拍击在礁石上。海岸边的城堡,举办着沉闷的宴会,年轻貌美的公主,在眺望着水牢里的先知。

           赞赏他的美貌,唾骂他的美貌,爱慕他的美貌。

           将他刻印在心里。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