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众取宠
画同人总喜欢弄丢小零件

闲来无事吸吸邦备邦

        这自古以来,男婚女嫁,阴阳调和本便是亘古不变的礼数。

         “迂腐。”刘邦忿忿。心想这互相喜欢的事儿怎的还得看别人的脸色不成?他就是心悦自家那兔子似的后辈了。

         刘备为了刘邦推拒了数门亲事以致单身至今,刘邦表面上虽责怪刘备的不通事理,心里却是另一番想法。

         今日见到安安静静擦拭火铳的刘备,忽而心痒便问了。

         “我说玄德,恕祖宗多话,这婚姻大事虽系于你一身,却当真不可儿戏啊。”

        蓝发青年闻言手上动作一顿,余光瞥了倚在门口的淡紫色身影,又不紧不慢的继续了手中的活计。

         “不急。”

         “怎就不急,玄德再晚些可就没人要了,到时便只能委屈祖宗,娶了玄德替自己添个一妻二房了。”

         刘邦说话不好听也并非是一天两天,不知是否是故意而为之,轻佻的语气令刘备在意不已。还未等他接话,刘邦就又说了些不得当的言辞。

        “这妻室虽延续不了香火,但行床笫之欢倒也凑合。”

         此番话听在刘备耳里,还真就混得不像话,将青年羞得把半张脸掩在了帽檐之下,耳根红得似那春日里的杜鹃花,喉结伏动颤音里混杂着羞愤。

         “一派胡言!”

         刘备最见不得刘邦这般模样。没个正形,分明心里乐呵着,偏生要说几句调侃人的下流话。

         “祖宗,我当真是讨厌您。”

         讨厌你这轻描淡写的态度。

         刘邦见着这后辈被自己激成这副样子却还非要忍着,咳嗽两声移着步子,俯身探指掐住刘备脸颊。

         “世间敢这般同我说话的,也就只有你了。”

         那语气带着几分咬牙切齿,手上的动作看着力度也是大得很,将刘备脸颊生生捏出个红印子来。若是旁人看来,倒有那么些打情骂俏的意思。刘备怄不过刘邦,满腔怨气无处发泄,只好闷闷叹了口气提起火铳出去了,余留背影交于刘邦,殊不知紫眸夹着笑意。
       

       “哎子房,你说我家小崽子何时开口啊。”
       “不知。君主,与其担心这个,您倒不如多看看书。”
       “我见你脑子确实不大好使,所谓人丑…”
       “就要多读书。”
       “……反了你们了!”

评论(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