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众取宠
画同人总喜欢弄丢小零件

吃双兰吗

木兰姐的少女心

        戴着面具的男人与花木兰擦肩而过,对这个地方不带一丝留恋,她忽而张嘴,却顿了顿,没回头,厉声诘问:
       “你会死吗?”
        高长恭停下脚步,不再有任何动作,也不作声。
        宁静的黄沙被风掠起了波澜,不识时务的把玩着花木兰的发丝,空气漫着瓣鳞花被粉色夕阳穿透的味道,虽然花木兰知道,那是她心中透着酸楚。
       “高长恭,姐问你呢!”
       “……会。”
        简短的回答是高长恭的一贯作风,即便此刻听来,一点都不像敷衍人的玩笑。
        花木兰还想再说会儿什么,再说会儿话就好了,聊战事,唠家常……这样拖沓的她可着实不像她。婆婆妈妈的,跟个女人一样。
        可没错啊……她是女人,虽然长城的同伴都将她视作友兄,但她一直都记得自己是个女人家。
        可她又同普通女子不一样,她也一直谨记肩上的责任,自己是守卫军的脊骨,她在这里扎下根须了,她离不开这个地方。长城,这个地方不适合儿女情长。
        她好似忘记了,自己是如何与他天涯咫尺,惺惺相惜的。
        好似云淡风轻,所有恩怨皆被笑声掩埋在了风沙中。

        坚韧,倔强,这就是她与瓣鳞花相似的地方。

        胡琴声断,挥手作别。
        “再会了!高长恭。”
        一语既出,他便安心的隐匿,自花木兰身后消失在了大漠里。
        这一别,可不知下一次见面会是何时何境。
        相识甚久,谁又会为难谁呢,只有自己为难自己罢。
        记忆里从没见高长恭笑过,花木兰也不清楚在他离开前,自己是否听到了一声呵笑。
        只是她手臂缓缓落下,长城之上霞晖笼罩,余身一人,背影孤寂。
        诀别,竟如此干脆。
        他说的对,没有人会一直活着,幽灵也不可能。
        几年后,高长恭渐渐淡出了长城的视线,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许是他想开了,不再活在仇恨之中。
        荒漠里的瓣鳞花,开的还是那般固执。
        女将军夜里独酌,嘲弄这巾帼常胜…终归是败给了女人家百转柔肠。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