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众取宠
画同人总喜欢弄丢小零件

我流约兰

        这是当初守约人设刚出来的时候我胡乱摸索的,当时英雄故事还没出,有守约是木兰官方cp的说法。
        在官方站双兰之前,我一直觉得约兰他们之间,会有点什么故事。于是有这样的一个场景,一直深藏在我脑海里。

        长城是为了镇守边疆而建立的。白天的时候长城周边的小镇每一日都如集会一般,车水马龙,往来翕忽,好不热闹。守卫军的职责,便是守护这片安宁。这欢声笑语一派祥和之相的长城,一旦入了夜,就不怎么安全了。
        夜晚大漠的风很冷,吹得烽火台上的火舌肆意舞动。忽然,寂静的黑暗中蹿出一支飞羽,穿过火苗牢牢的钉在了瞭望台的柱子上。
         “是魔种!魔种来了!”
         “守卫军准备!”
         夜袭之战,一触即发。
         百里守约不知道这是第几个彻夜不眠的春秋了,他早已习惯了伏在暗处静静守护长城的日子。
         魔种的部队通常是马贼占了多数,即使玄策已经回到了他身边,也无法磨灭马贼给他们带来的伤痛。所以平日里温柔的哥哥角色,一旦到了战场上,就换成了那杀敌万千的士兵。
         他刚加入守卫军的队伍时,遭到不少冷眼,虽说这个时代人类可以与魔种共存,可军队里的魔种,可谓少之又少。那时,没有什么人愿意承认他的能力,哪怕他是个百发百中的神枪手。
         可是有那么一个人肯去发掘他,重用他,让他有存活下来的价值。她说:
         “如果连自己都否认自己的话,才是真正的失败者。”
         失去双亲,失去弟弟,失去家园,当百里守约以为自己什么都失去了的时候,花木兰告诉他,尊严不可轻易丢弃。
         仅仅是一句勉励居多的无心之言,却让百里守约从此打起了精神。
         他一直记着这位新晋长官的话,或许是狼的天性作怪,他离她越来越近,以至于他的努力使自己在人们眼中的地位步步升高,无意间以优越的姿态进入了花木兰的编队成为了队中的一员。
        “暂时只有四个人,或许还会填补,不过姐觉得够了。”
        “以一敌百才是姐的风范。”
         她说话绝非是信口雌黄,有着成大事者的自信,很耀眼。
         百里守约把这女子的面貌深深地烙印在了心头,填不平也抹不去。
         大家如约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花木兰在百里守约的口中和种种对探索任务的热衷中了解到他的弟弟,从百里守约谈到弟弟时眼里一闪而过的黯淡就可以知道,这位兄长对于自己过错感到愧疚与自责。
         身为队长,她得做点什么。

         激战爆发已久。
         优秀的狙击手暗中观察,在敌我双方缠斗的时候,一一为敌人送去地狱的请帖。如此娴熟,好似家常便饭。仅五个人,就能把这一块区域守护得完好。正是应了那年,傲人女将许诺的飒爽英姿。
        最后一面暗纹旗帜匆匆倒下,魔种退兵了。
        守卫军迎来了第二日的晴空,初升太阳普照在这片土地上,鎏金的朝霞镇住了血色腥咸。
        “哥!”
        赤发少年像个孩子,带着一身血污冲进了百里守约怀里,询问他安全状况。
        随后异国长相的青年褪下那身魔铠,同身后的前辈苏烈与那挺拔的绯色身影徒步走来。
        所有人的脸上都是恶战后余下的温情。
        小狼崽与异国青年如往常一般为了餐食而吵架,修罗场将百里守约围得透不过气,只好微笑着做那和事佬。
        被簇拥的百里守约看向了花木兰,瞳孔中倒映着她的神情是那般的镇定,宛如冻封千年的坚冰,不动如山。
        感受到不远处的视线,花木兰也回看了百里守约,四目相对间,却收到了青年的笑容和颌首。
        花木兰一愣,而后笑颜带着暖意,也向百里守约点了个头。
        互相肯定对方的能力,交谈甚少,却是如此的……妙不可言。

虽说男尊女卑的思想是宋明理学之后才兴起的,但我觉得直男癌自古就有所以一开始守卫军中应该有人会对木兰有偏见,不大愿意服从命令。
所以守约相信木兰,木兰也相信守约,大概是这么个意思的脑洞。
人设属于官方,ooc属于我x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