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众取宠
画同人总喜欢弄丢小零件

《上帝正在目视一切》之《人鱼王子》篇

随机的脑洞
西幻背景自设顺带很多私设
多篇多cp,小明应该是作为一个负责记录和推动的角色
反正现在是邦备
人鱼王子邦x哈姆雷特(?)备

                              《占星者》

        千年前古老的预言告召着现世的末日。

        占星师在转动着的水晶球中预见大陆的结局,那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一瞬在黑寂中隐灭。

      “不妙啊…”

         预言者启齿喃喃,滴血为阵,欲以自身之力篡改天命。

         最终止住了洪涛,却把自己留在了碑冢之中。

       “老师!”

         逝者的继承人无阻冲了进来,却为眼前的场景所惊异。

         屋室只剩漫天星辰默默不语,倒映在孩童的眸中,一行行天书奇谈,这般被吸入眼里封存。

         他是被天书选中的人,只因要背负天书赋予的使命,开始了自己的旅程。

         便过去了三百年。

                《人鱼王子》篇(其一)

        "真糟糕,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了。"  

         码头的水手一边抱怨着生活艰苦一边为生计打拼。搬运货物的动作倒是没怎么怠慢。忙碌的身影中,自然不缺勤勤恳恳的做着自己的分内之事的人。

        一名身着紫藏色长袍的人踏上了海船,身上配饰互相撞击叮当作响,环顾四周一圈,目中了百忙之中的本分青年。

       “请问,你们这艘船要去哪儿?”
  
       刘备本在搬运一箱货物,却听见了逐渐放大的脚步声,连同料想中的问题一块儿传入耳膜,转头刚想回话就被太阳光照了个措手不及,缓过神来,见着那不寻常的人物也是怔住了。

       “去远方的异国,先生。”

       “谢谢。”

        藏袍人往前走了几步忽然顿了顿,轻嘶了一声回过头叫住了刘备。

       “我给你做个占卜如何,就算是问路费。”

       “不,不用了…我想我们的船不需要…”

         慌乱拒绝他人好意的刘备却被忙碌人群强制性截住后路。

       “来,把你的手放在水晶球上。”

        藏袍人将藏在袍底的清澈球体承到刘备面前,青年吞咽了口唾沫,犹豫着将手伸过去,与水晶球相触的那一刻,耀眼蓝光毫无征兆刺进瞳孔,闪得刘备睁不开眼,朦胧中,他听见了藏袍人的预言,那是爱琴海的语言,他听不懂,但是他好像看见了什么,看见了会令自己难过的东西,一声声呼喊唤得他心器生疼。待一切恢复正常的时候,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似乎没有谁看见了刚刚的一幕,除了刘备和占卜者。
        这算是给刘备算了一卦作为回礼,留下那些高深莫测的话印在刘备脑海里挥之不去,占卜师带着一身零件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坐下,开始整理自己的行囊。

        战争是永生的。
        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多个群体为了土地财富,都会有所争执。而这艘船上的水手们,同其他国民一样接到了前线的捷讯,这消息无疑让所有子民充满了信心。因此这一整天他们干活都是精神抖擞的。
       
        也许对懒惰的家伙来说,只要睡上一觉便到了黄昏。这个点,货物差不多全数搬进了船中,船长一声令下,不顾水手意见开船出发。角落里的占卜师念着咒语,默默批评船长的意气用事。

        “夜间出海,遇风浪,为不祥之兆。”

        可惜没人听得到占卜师的话,即便听到了也不会改变什么。

        起初天气还算不错,星空连接着蔚蓝,在渔歌中忽明忽暗,水手们喜欢在甲板上开晚会,那朴素雄浑的歌曲震人耳目,就连占卜师也忍不住多看几眼。

        刘备拿着一瓶酒靠了过来,在占卜师身旁坐下了。

        “要喝吗?出海的人都是靠这东西来麻痹自己的。”

        “为什么要麻痹自己呢?”

        “为了避免被海妖迷惑。”
        
        “这样啊……”
  
        占卜师恍然大悟,似是发现了有趣的事情,讨过酒喝了一口。

       “海妖,你知道长什么样子吗?”

         刘备被问住一时之间有些发懵,眯着眼睛细细思索了一番:

        “唔……大概是人首鱼身的样子,另外一种说法就是美人鱼了。”

          “哈哈哈哈……”占卜师感觉好笑,便止不住的笑。刘备困惑,回问:
        “先生您……笑什么?”
      
        “笑人类将自己束缚在自己所认知的恐惧里。”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作茧自缚。打个比方,比如传说一开始的起因正是因为有人真的喝醉了酒。如果不是真的神志不清了,也不可能会发生那么多意外,风浪,触礁,这些都只是船只沉海的原因而已,而人们却把这归罪于海妖作祟,这就有些愚昧了。不仅不近人情,而且还很无知。”

        刘备觉着自己遇着了个怪人,这人发表着与自己三观不符的言论但又很有道理。

        “恕我直言,您是否感觉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不不不,恰恰相反,我正好,要融入到这个世界里。”

        “这样啊。那,祝您好运。”

        “借你吉言,年轻人。”

        刘备觉得他不能再多聊了,不然他就会变得格格不入了。于是他起身离开了占卜师,融入大家伙的热闹氛围中。

         这艘船在海上可谓灯火通明,却没有人发现这危险正向他们袭来。在人们所看不到的海面下,聚集了成群结队的海妖。正等待着船只上的人们放松警惕,便以发起攻势。。

        船上的人喝醉了酒,为了胜战狂欢。到了午夜,船不知不觉驶进了大片迷雾中。刘备被酒气熏得透不过气来,咳嗽着一个人走到甲板边上,似乎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了。

        是了,那占卜师不见了。

        除此之外周边全是大片的雾气。这个发现令刘备瞬间清醒过来,他往四周看了一圈,静得骇人,船员们一瞬间都没了声。

        假如他是位女士此刻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尖叫,因为船上一个人都没有了,唯独只剩下他一个,这就是之所以会那么安静的原因。可这确实是令人感到毛骨悚然,就那么一刹那,上一秒他们分明还在喝酒,下一秒就只剩自己了。刘备觉得自己在发抖,事实上,他的腿也的确在抖,遇到这种情况没有谁会不害怕。

        刘备蹲下去拍了拍小腿欲图唤醒自己的腿。

        “嗨~朋友。”

        “呃!”

        老实说,如果你面前突然出现一张大脸你也会被吓到,更别说这脸的主人长着鱼鳍,生着鱼尾。是的,刘备被这来客吓到了。但他的直觉告诉他,逃跑是没有用的,毕竟这是在海上,再者,他的腿现在也不听他使唤。

        “怎么?被吓到了?”

        那美人鱼托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刘备,觉得他的反应很好玩。刘备被盯得不自在,应该说现在的处境对他来说本就不太友好。这人鱼白得特别,淡紫色的毛发衬得他很干净,刘备感叹道:‘挺好看的。’只是他头一回见着人鱼,觉得下身那鱼尾着实诡异。

        “想知道他们都去哪儿吗?”人鱼又发话了。

       “你…你有看见我的同伴?”

        人鱼咧嘴一笑,忽然抓住了刘备的脚踝,往下施力,人鱼的力气很大,刘备根本挣脱不开,就这么被他从船上拉了下去。

        爷爷啊再给他一次机会吧他不想被吃掉啊!

        五好青年这二十多年来第一次想骂娘。

备备感叹的应该是邦哥的配色好看bu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