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众取宠
画同人总喜欢弄丢小零件

《上帝正在目视一切》之《人鱼王子》篇(其三)

人鱼王子邦x哈姆雷特备
曹老板和虞姬的海盗皮肤友情客串xxx

        人鱼并没有传说里的那么邪恶,这是刘备跟刘邦相处这么些日子得出的结论。刘邦讪笑,说他看东西看不透问题的本质。
    
        “我看你那么傻,应该去海底参观参观。”

        刘备本想再说点什么,却被刘邦不由分说的揽着腰带入海底,一落入水中刘备就害怕自己会被呛到,挣扎之余双臂被人从背后扣紧,那只有力的后尾游动着,带着刘备往海的深处游去。刘备还是第一次与一个陌生人靠的那么近,人鱼的体温很低,和海水一样。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自己能够在水中呼吸这一事实了。

       刘备自侃,这得多亏了刘邦那神秘的液体了。

       他从没见过那样的奇观,海底的礁石形成了一座座陆地上的悬崖峭壁,一根根通天柱上长满了珊瑚和海草,大片珊瑚礁栖息着各色各样的鱼群,透着海上投下来的光,泛着时刻在变换的颜色,本应是红白色小丑鱼群围着他们转成了好几个圈,又朝远方游去了。一群大鱼掠过,令刘备过肩的长发受水波冲击,散成了一片。

       “我加速了。”

       人鱼或许是个急性子,俯身在刘备耳边说了句话。未等刘备回答双手便穿过刘备的两肋,紧紧的回扣刘备的肩膀,往更深处的光源加快了游速。刘备明显能听到人鱼喉间泻出的轻笑,带着丝痛快的沙哑,他转过脑袋,恰好能看见人鱼好看的脸上挂着一抹舒心的笑,颚角的鱼鳞泛着粉白色的光泽。

       他忽然怔了神,后来他回想起来的时候把自己骂了很多遍,当时他怎么就什么都没做呢。不过,那都是后来的事了。也许他看问题确实看的不够透彻。

       与人鱼道别,刘备开始了自己的征程。他要开始向那些人,那些侵犯过他的人,那些伤害过他的人,讨一个漂亮的说法。

       他是通缉犯,也曾经是高高在上的王族。如今他被全国上下的人所不齿,被迫街头鼠窜。他求过的,低三下四的求过那些人,求他们放过他的亲人,放过他的朋友。但是……

       谈条件是需要看资本的。

       这是他在那时所学到的东西,那时他还是个青涩的少年人,他还不够聪明。

        不过,也只是暂时的。

        “你手下现在有多少兵马?”

        “你能够调动多少人手?”

        “你有几成把握?”

        他有个朋友,是名海盗头目,海盗劫来的军火可足够他手下的那批军队挥霍了。他允诺过海盗,只要他能够助他夺权,事成之后他会给他建造一艘世界上最坚固的战船,还有传说里失落王国的宝藏地图。不巧的是,这个计划被人鱼搅乱,伪装成水手的刘备失去了他那海盗朋友的动向。

        他那朋友告诉他,自己正在邻国的海域附近,他只要捞完这一笔,就会去找刘备汇合。

        那么问题来了,刘备找不找得到海盗是一回事,海盗能不能如约而至却是个严峻的事情。但事实表明,刘备有时候想的太多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没有人会置之不理。彼时那海盗,正驶着他的战船,十万火急的赶回来。反正那海盗,表面上跟刘备只是贸易关系,私底下的交易,皇家军队不经调查哪儿会看出那么多。

       “哈哈哈亲爱的老朋友,你猜猜我这次捞到了什么宝贝?”

        合作双方的头目会合,自然是要开宴会的,在海盗的船上开。微醺的海盗头子喝了一口酒,握着酒瓶伸出食指指了指刘备,故作神秘的问道。刘备顺了他的意胡乱猜个一二,海盗头子都纷纷摇头。

        “不不不,她可比这些东西宝贝多了。”

        话音刚落,甲板上就落下了高跟鞋走路时那清澈的声音,刘备顺着声音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名赏心悦目的贵族小姐,金发碧眼怎么看都不是普通人家里的女孩儿,只不过打扮成了海盗的模样。刘备急忙屈身行了个礼,看向海盗头子:

       “这位是?”

       “邻国公爵的千金。”

       “梦想是做名自在逍遥的海盗。噗…”海盗头子掐着嗓子介绍的时候,还忍不住嗤笑出声,被修养姣好的海盗小姐狠狠的用手肘撞了一下。

       “咳…这位贵族小姐会给我们提供足够的资金的。”挨了重击的海盗头子吃痛的捂着胸口。

       刘备摇头,开始怀疑这支海盗的队伍实力到底可不可靠了。

       破晓,刘备离开宴会,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靠在甲板栏杆边,海边的礁石上,倚着只白化人鱼。

       “你不是王子吗?陆地上的王子可不会像你这么闲。”

       口头上虽那么说,但其实刘备还挺乐意被刘邦看着的。

       “小子,我是不是被你摆了一道?你要是变成国王了,这个国家就会需要你,那时候你哪儿还肯做我的阶下囚。”

        刘邦假意恼着,想听听刘备的回答,刘备却笑了:

        “您老人家对我做了什么我还不知道吗?喝了人鱼的血,终有一天会完全变成人鱼。您这算盘打得……怎么看我都捞不着好处吧?”

        刘备指了指脖颈处应该长鳃的地方,他那天尝到那腥味跟血无异,无非就是多了些鱼腥,皇家图书室的古书里有记载过一些奇事,刘备看过不少,记得的,却不多。不过他现在也不计较那么多了。刘邦被道破后也跟着笑,笑得坦然。

        “再说,一个国家需要的是贤明的君王,而不是一个本分的贵族。近些年我国连连在打胜仗,我甚至在困惑。自己该不该把本应属于自己的东西夺回来。”

        “那就得看你怎么想了。”

       刘备抿了抿嘴,望着海平面上升起的金色弧线,似乎有了什么决定。

       “或许我要找个时间去会会我的旧相识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