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众取宠
画同人总喜欢弄丢小零件

《半壁多娇》其一

设定就是架空的
老将军刘邦和少将军刘备的二三事
我流备邦
写文这方面,写文又不会写文,只能假装插叙叙事维持一下剧情发展这样子x
还是谈恋爱好啊

[   “久违了。”
       “将军。”
        来人摘下斗笠,一头蓝发倾泻而下,把那张梦里思了不知几百遍的面庞切割成了好几瓣。
        刘邦哑着嗓子,那满目的疮痍只剩下朦胧间往事如烟,走马灯般闪过点滴,老天却是狠心不给他留下一丝一毫的怀念。
        他从位子上颤颤巍巍的站起,想触摸那张面孔,走近,却胸口一甜。
        这么多年过去,他总算是肯见他了。]

        是一个多事之秋。前月刘邦受了风寒,窝在榻上不问世事日子清静了不少。偏生他又不中意这等惬意的日子,这身子才初愈,便又于军帐中翻阅前朝旧史,正翻到记载着历代宗室的那一卷,一只绯色小肥鸟便闯入他的视线,停在书案上扇了几下羽翼,盯着他不动了。刘邦抑着心里那丝欣喜,放下书籍将鸟儿捧起逗弄。
        “你家主子呢?”
        不等刘邦把话说完,就见一小兵卒入账汇禀。
        “报——统帅!少将军求见!”
        刘邦挑了挑眉,神色冷了几分:
        “甚么时候,多了这幺什子少将军?”

        却又在见到帐外的年轻将军后遏制不住迸发而出的愠怒,催得喉咙生痒,直咳个不停。
         “……圣上这是愈发信不过我刘某人了啊。”

         “刘玄德,你好大的胆子!”
         而后众将士听到桌面发出了一声钝响。刘备无暇顾及自家祖宗的手疼不疼,众多耳目在场也不敢多句嘴让长辈多添件衣裳,一副知错待教的稚童模样。
         刘邦憋着气,心想这初出茅庐的愣头青是哪儿吃来的熊心豹胆,敢背着他跟皇上请命调兵,更要命的是他竟说得动那昏君。
        “出息了啊。”刘邦一字一顿,透着寒气,可这句话似是故意说给外人来听的,带着些关慰意味。
        他只弯腰拱了拱手:“承蒙统帅抬爱。”
        刘邦气的牙痒痒,指甲生生抠进了椅把里。
         “无令调兵者,依军法处置。这规矩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玄德知道。”
         “明知故犯!目无军法!”
        刘邦拍案起身,虽丢了一身本事却依旧盛气凌人。
        刘备低着头,毫不怯懦什么军法,刘邦盯着他看了半晌,见这小子怎么样也不会认错了,狠下心来。
        “来人,将他拉下去,杖罚八十,禁闭十月。”
        “这…统帅,万万不可啊!”
        将士们众口一词皆是在为刘备开脱,“少将军”这几个字眼灌入刘邦耳膜,让他心中不知是何滋味,一口银牙几乎是要碎了,安插在军队中的探子也没给他带回来什么不利于刘备的消息。刘邦生性多疑这点刘备知道,此刻他在诧异自家祖宗在生什么气。
        “哦?一口一个少将军喊得倒是比我还亲切。”
         一记眼刀安静了空气也把刘备看得头皮发麻,当识时务的跪了身子。
        “玄德不敢。”
        “目无法纪,私下调兵收买人心,于情本应处打入地牢,念在刘备与我同是一族,如此惩治已是网开一面。当事者不语,你等怎还敢有所抱怨?莫不是那乱臣贼子之心作乱不成?”
        刘备悬着半颗心总算放稳,也算是松了一口气。额头贴着冰冷地面:
        “玄德一片赤血丹心,还请统帅明鉴。”
        刘邦冷哼一声,叫人将刘备领了下去。
       

        春雨刚刚袭过山间水色,空气中带着分湿润,却清爽得很。
        这天亮的早,刘备也不敢怠慢,六更天便在小院内练起了花枪,一招一式坚韧有力。到了晌午,红缨凌乱风中勾花了刘邦书卷上的光影,他才摇头,捏着眉心问道:
        “你不练剑,倒是对这些个无名花样很下功夫。刘家的祖传剑法若是要失传,不得叫人笑话?”
        刘备没回话,自顾自的摆弄自创枪法,身法不输给当年的常胜将。正是一戳破敌,二压镇北,三枪横扫天下平。
        毕,收枪直立,生生盯着刘邦:
        “两军交战,不应持短兵相接。”
        刘邦自从前就不愿与他争辩,便依了他。可自打刘备被判罚了以后,刘邦的性情就开始阴晴不定,有时谈天不到三两句,就要带门回屋。刘备忍得,也认。自认刘邦迁就他够多了,从收养他之时开始,所以他应当心怀感激之情。
        而这傻愣愣的青年早些年便已对刘邦暗生情愫,只是不敢说,谁也不晓得。
        ——刘邦晓得。
        “祖宗该多笑笑的。”
        刘邦放下卷宗看着他:
        “为何?”
        “祖宗笑了,这初春也就不会太冷了。”
        ——怎敢说你笑的比春日里的繁花好看。

        这还归罪于有次他看见刘邦因缅怀旧友怅然若失,本该萧瑟应景的季节,反倒现高岭之秋一片鲜红煞是不尽人意,也不知是抽了哪阵风,竟伸手去拿落在刘邦发顶的枫叶。刘邦先是一愣,看着刘备有了半晌,而后水面被风扫了平静,薄唇悄悄地有了弧度,被刘备尽收眼底,也跟着外头的风景一般姹紫嫣红。

        “嫌祖宗待你生分了?”
        “呃!”
        被道破心事的青年神色一瞬错愕,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刘邦眉梢一挑,托腮用带着几分戏谑的眼神盯着刘备,微风拂动间,似乎自那双紫瞳里飞出了一只蛾子,悠悠的扑进了刘备的心间,却同初生的火苗,一并被烧成了星灰。
        “岂敢…”
        青年眼睑一敛,把眸里的温柔揉进了春风里。
         “……玄德呐。”
        刘邦无奈的轻笑着唤他,良久才得到回应。

        榆木脑袋。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