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众取宠
画同人总喜欢弄丢小零件

《半壁多娇》其二

我流备邦
交代邦哥废了这件事

        刘邦被士兵抬回来时,人只剩下半条命了,半边身子都鲜血被染得通红,像刘备儿时救回来的那只落单野狼,被羚羊群撞得奄奄一息。
        “哎哎哎!闪开,别挡路!”
       朝廷御医在下人的带领下进入了将军的主帐。
        刘备看着来来往往为刘邦料理事物的人,一盆接着一盆的血水刷洗着门前的草地一遍又一遍,内心五味杂陈。五指紧了又松,责备自己的无能。
        刘邦被飞矢伤着了右肩筋骨,右臂没废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但恐怕这辈子都拿不起枪剑了,这对一个打仗的人来说,比要他死还难受。
        受伤的将军发了高烧,持续不退,刘备便大老远的从冰窟那儿用薄褥包来手掌大的冰块儿,交由大夫给刘邦降温。大夫捻着胡须,斟酌其词,刚要夸赞这位少年的聪颖,反却受少年躬身一礼。
         “有劳先生了。”
         那时正值大暑,少年被汗浸成了落水鬼。
         隔日刘邦病情有所好转,迷迷糊糊的醒来,感觉身旁卧着只小狗,闷得很。便睁眼抬手要驱赶,却惊醒了那睡梦中的少年。
        少年立即起身,生怕磕着刘邦伤处,喏喏唤了句:
       “……祖宗。”
        刘邦看着他,嗤笑一声,继而忍痛撑起身子,摸着少年的头:
       “哭甚么?……我这不是回来了。”
       刘邦本该带着一丝虚弱,奈何那小崽子哭得实在是令人心疼,便只得压下病患的脆弱安抚少年的情绪。
       此刻可由不得他迟疑。

       刘备受了委屈,却总在刘邦身边憋着不吱声,那来来去去积的怨被刘邦看破之后,便是敞着嗓子痛哭,泪声俱下。
       刘邦从未明说,也从不道破。
       纸老虎,许是只在刘邦跟前这般孩子气罢了。

评论

热度(9)